当前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法想象的事

无法想象的事

添加:2017-09-10来源:人气:加载中

  有很多无法想象的事,3P算是一个。那感觉怪极了,因为你同那赤裸的男人没一点关系,像是澡堂,但突然又发现还有一赤身裸体的女生,可她又不是搓澡的。又像很多事一样,不是无法想象,只是无法想象它的妙处所在罢了。我,夫妻口中的单男。

  有人说前两篇算得上是艳遇,大概是有些牵强的,因为我省略了一些“撩”的过程,就像独到而灵验的配方一样,秘而不宣,以免有教坏别人的嫌疑。相比之下,这次才更像是艳遇。因为这个经历的开头,着实吓了我一跳。

  这得从一封私信说起。有谁的老婆直接告诉他看上了别的男人的肉棒了呢,又有谁的老公请求别的男人同他一起满足老婆的淫欲呢?我想,你们该同我一样疑惑的。对于已知我下体照片,却又要我生活照的,我向来是谨慎甚至反感,虽然夫妻二人发来了自己的照片?我没去回复,但接连几天我都收到了他的私信,我觉得这种重复所显示出的真诚应该不会虚假,所以我试着同他聊天。聊天的过程冗长且无趣,大概你们也不会想看,因为自始至终,我始终在怀疑。说不上在怀疑什么,但始终画了个问号。大概长久的交流的确能消除疑虑,于是我决定同意尝试我未尝试的,发去了生活照。一拍即合,敲定时间。当然,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因为夫妻二人也是第一次。

  我几乎翻遍了我能找到的夫妻3P的资料,因为我得知道除了啪啪啪,我还需要做什么。酒店订完后,便网购了一套女仆装。只待约定的日期。

  小夫妻同照片一样,只是丈夫比起来略略发福。之说以说是小夫妻,因为新婚未久,妻子刚过20,丈夫23。洛阳牌照的车直奔郑州证明他们并不缺钱,但我无意打听他们的背景。一同吃饭闲聊了一会,说到尽兴时,小夫妻俩总是相对一笑。吃过饭,就去了酒店。

  我让他们先洗澡,是为了预热,毕竟无论如何,又是个略显突兀的角色,为了缓解这种尴尬,便只能如此。二人出浴,妻子穿着女仆装,一脸绯红,我给丈夫使了一个眼色,便进了浴室。沙沙的水声遮不住时断时续的呻吟,透过浴室的磨砂玻璃,我看到一副模糊而又情色的景象,丈夫埋首于她两腿之间,她则伸手抓住丈夫的头发,扭动着腰肢。我按捺不住,裹着浴巾便出来,也加入这淫靡的画面中。当我的舌尖扫过她的乳头时,她用手探索者浴巾下我阳具的轮廓,随后便将小手伸进去,娇羞喊到老公,他比你大好多。说着将浴巾拉下,鸡巴像弹簧门似的弹出,上下摆动两下后,直挺挺的立着。的确,她太诱人了。丈夫的手指加快着速度,那强度远非着小人儿所能承受,从声音可以判断,那早已湿成了一条河。她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那节奏却同她丈夫一样。小骚货成了水帘洞。她丈夫嘿嘿笑着,把沾满黏液的两根手指伸到空中摆了一摆。她害羞似的转过脸去,害羞地嗯了一长声,将头埋在胳膊下,娇喘到我要~我坏笑道,你要什么嗯?小骚货。她仍旧撒娇似的说,我要嘛。丈夫说,你不说就不给你。我附和对啊。她摆动着双腿,踢着丈夫,说 我要你们操我嘛~我示意丈夫将她翻身,于是丈夫便后入进去。丈夫的每一次抽插都刺激着妻子的全身,她弓着辈,紧紧的抓着床单。因为事先沟通,她说并不想口,所以我也并未勉强。我跪立在她面前,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和她的短发。伴随着肉与肉相撞的啪啪声与呻吟声,就在这淫靡的空气里,她突然伸出舌头扫过我龟头顶端,这突然之举让我浑身一紧,急忙伸出右手,向后扶住床头。她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热热的鼻息喷在鸡巴上,她用嘴唇不断摩擦,而后将它一口吞下。就这样,后面被干,而前面则含着我的硬物,她的呻吟转成了呜咽,含糊不清的声音伴着啧啧的吮吸声。她左手支撑着床,右手握住我的鸡巴,从侧边一路向上至顶,而后伸出那灵巧的舌,不断拨弄那沟状的地带,之后又向下滑去。在这种润滑之下,我看到龟头早已变成紫红而柱身看得见暴凸的血管。她一口将它吞下,她的身体随着丈夫的抽插而颤动,这种颤动又化作我的快感直升脑顶。此时,她右手抓住我的鸡巴,抬眼看着我说我想让你操我。我看了眼她丈夫,他点头同意。当我戴上安全套时,她已经躺下,我将她的腿成M型。160的女生纵使再高,在男人的躯体下也同玩具一样,我生怕一用力将她操坏。我低头将我的鸡巴按住,顶住她的小穴。那同照片一样,完美的像只粉色的蝴蝶,只是两片肉已被丈夫操的外翻,并且有些许白浊。我用手摩擦着她的阴户,她则迫不及待得用手将我引进那一片秘境。也许相对于她的丈夫,17太过于粗大,尽管有丈夫的润滑,她仍喊着疼。我放开按着鸡巴的手,腰部缓缓用力,全根没入。我去,太紧了,又湿又紧,我说 你的逼太爽了,你老公是不是要被你夹死。她则用不连贯的语气叫着使劲操我,我想要你用力干我。听到这话,我同他丈夫相视一笑,便用力起来,次次见底,那一连串低吼式的呻吟,张着的大嘴让我知道高潮的来临。丈夫则俯身问道 高潮了吧。她没有回答,依旧张着嘴发出享受的声音。丈夫伸出手,将她贴在脸上的头发顺在头后,对我说笑道高潮了。此时丈夫跪立在她的头侧,于是便向前挺着鸡巴(她丈夫一直无套)让她的嘴唇摩擦着他鸡巴的下部,不断挺着腰。

  这时她微睁着眼,说老公,我要你们双插我。讲真,这真为难了我,我虽然懂这意思,但毕竟第一次。我问,那你让我操你逼,还是操你屁眼。她随着我的抽插,断断续续说 小帅哥的硬,操我逼,我怕你把我屁眼撑坏了。我同她丈夫无声一笑。我拔出鸡巴,躺下,她似乎连这空窗期都忍耐不了,未等我动,便用手将我的鸡巴扶直坐了上去,我双手则握住她的胸,上下揉搓。她的丈夫在一旁涂上了润滑剂(后来聊天知道他们出发前已经灌了肠),她俯身,胸随着她的腰在我胸前挤压着。大概是他丈夫在用手指扩张着她的后庭,她的娇喘中夹杂着叫声。随后她丈夫慢慢压下,她的一长串啊中,我知道他已经挺近。我们换换律动,找寻着相同的节奏,他则将她的头搬过,两人忘情得吻着。我则腾出双手,从侧面揉捏着那团酥胸。我可以想象两根鸡巴进出两个洞的场面,那又增添了一份刺激。

  突然,他的丈夫停住了,在一声长低吼下,我知道他射了。他拔出鸡巴后,她直挺挺的坐在我身上,忘我地上下,自己揉着胸,我看见他丈夫的精液连同她的淫水在她的臀部与我身体之间,形成无数拉丝。丈夫立在她身旁,她用手套弄着他已经疲软的下体。我知道我无法长久抗衡那又紧又湿的阴道,当她紧紧夹住并前后摇摆扭动腰肢时,我缴了枪。我长舒一口气,她则俯下身趴在我身上,我才发现我胸前满是她疯狂时流下的口水。他贴着我的脸说你真厉害。我用耳朵感受着她的喘息。他的丈夫则抚摸着她的头。我的鸡巴仍在她的体内。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下表,三个小时的疯狂。洗漱完毕便进去梦乡。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第二天八点,便被电话吵醒,是她丈夫的,刚打算接通,对方便挂掉了,我正疑惑,看到有一则未读短信。原来是他之前发短信见我未回,以电话提醒。我点开短信,问我能否当他面单独操他老婆。绿帽这词划过我眼前,我回可以。便洗漱后上楼。

  他给我开门后,对我嘿嘿一笑,我看到她还在睡着。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我慢慢将被子拉开,穿着睡衣没穿内裤。我将她正面翻过,她嗯了一声。显然,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后用手指轻轻摩擦(之前商议的我唯一的原则就是不口,我略有洁癖),她的喘息开始加速。我随即将手指深入,将手掌与她的阴部贴个,开始了整个手臂的震动。她嗯的声音更大了,终于睁开了眼。看到是我,笑了笑。我没说话,她则笨拙的伸过双手,将我的内裤脱下,吃起我的鸡巴来。剩下的文字我想与任何一场性爱相差无几,不同的是在房间的角落,贴近窗帘的地方,站着他的丈夫,用手刺激着自己的阴茎,并先于我射在了地上。昨晚的宣泄加上晨勃,使得这次性爱特别长久,(事后他说是一小时零五分钟),做爱这事对男生的膝盖也是挑战,以至于我不得改变跪在床上后入为站在床边后入,额头的汗滴在了她的腰上,她的丈夫依旧用手刺激着早已疲软的鸡巴。我们侧躺着后入,终于在她那紧的要命的小穴中,我支撑不住了。我想留点纪念,于是拔屌而出,将那几股浓白的液体射在了她的屁股上。我恍惚抬头,看到她丈夫的微笑,她则在床上,弓着背,喘着气。


  【完】

本月热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