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贼别这样,姐姐看着呢]

[淫贼别这样,姐姐看着呢]

添加:2017-06-13来源:人气:加载中

字数:10869
 

             第一章最后的任务
 
  「斑点虎」在东南亚一代很有名气的雇佣兵团队。成员来自世界各地的退役 特种兵,我是来自中国的王小虎,是「斑点虎」的队长,我的团队有美国的白人 汤普森和黑人波西,俄罗斯的科兹洛夫,英国的杰森和阿根廷的安德烈兄弟。因 为任务的完成率达到100的指数,我们被推崇为世界一流雇佣兵,这是属于我 们的荣耀。虽然在东南亚那种竞争恶劣又复杂的环境下,但「斑点虎」出任务, 伤亡只有一人次的效率让我们更团结了,身价也更高了。其实别人只看到我们的 名声大震,并不知道其实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帮着政府,做一些他们不好出面做的 事情。有时候也会为私人做事,毒枭军火商和游击队我们都有过交集,因为他们 是最有钱的,可以提供给我们最多的报酬和资源。我们并不会经常出任务,而是 每一次任务后都会修养一段时间,干我们这行的最多的就是护照。因为我们出现 在哪里哪里的警方就会出动,然后走一段漫长的手续,最后再由所在国的国土安 全局或者中央情报局出面。因为我们帮着他们做事,他们可不愿让我们在牢里待 着。
 
  我喜欢迈阿密的阳光沙滩,喜欢洛杉矶的星光闪耀,喜欢巴塞罗纳的热情奔 放,喜欢巴黎的时尚大气……喜欢游览世界各地,如果不出什幺差错的话。我最 喜欢的还是骑着单车去西藏,一般15天的路程。这里的紫外线太强了,好在常 年的训练出来并不怕晒。在高速公路上看着藏羚羊和牦牛还好,那幺的可爱温驯。 要是遇见了野狗,那就只有骑车不要停止一直跑的份了。去到西藏,听着僧侣们 吟诵着梵文,在这中国最后的一片净土上,心灵仿佛得到了洗礼。
 
  纽约曼哈顿,纸醉金迷,这里有着世界上最富裕的地方,无数的摩天大楼, 华尔街、百老汇、麦迪逊花园。曼哈顿的海滩,各种肤色的比基尼美女和同伴一 起玩笑嬉戏。那腰肢扭动着丰满的臀部和硕大的奶子,吸引着自己的同伴以及附 近的人。我和美代子就在这海边晒着阳光,美代子是日裔美籍人,我的情人。当 我们在深情拥吻的时候,手机响了。这个号码是旁人所不知道的,知道这个号码 的只有中间联络人和我团队里的兄弟们。一个陌生的公用电话打来的。
 
  「嘿哥们,你他妈又在哪里鬼混呢?」波西应该又处在哪个高档的会所玩着 性爱派对吧。
 
  「我在曼哈顿呢。你们好吗?」这个黑鬼,又打扰老子的好事。听他那边的 热闹声音他应该也在享受。毕竟我们这行业,都是出生入死的活儿,挣钱是多, 但都是拿命赚的。所以没任务的时候我们都会享受生活,不能等命没了钱还没花。 
  「他们我正在联系,联邦调查局希望我们帮忙,盖伊那个老混蛋说任务很不 简单,别人他不相信。噢,你这个婊子,好会吸,我的大炮干穿你的嘴,噢,射 死你。」波西说着说着突然操着粗口,又黑又大的鸡巴在一个妓女的嘴里爆发… …
 
  非洲一个热带雨林,我们「斑点虎」成员全部到齐,盖伊给出所有资料后, 我们紧急的集合。「兄弟们这次的任务很有挑战性,FBI希望我们介入。我相 信大家的归队跟我一样都是不惧危险,敢于挑战。之前我一直都有跟大家说过, 再干次大的我就想退出了。我想过普通的生活了,这些年我们挣得钱一辈子已经 花不完了。」
 
  「这次的任务是夺取恐怖组织」仓鼠「手中的核芯片。他们无恶不作,制造 暴乱。这个核芯片如果到了战乱国手里将不堪设想,单个它就可以炸掉半个纽约。 价值无法估量。报酬是2亿美元。」
 
  「我们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兄弟。」汤普森第一个说道。
 
  「谁怕谁呀,干完这次我们一起洗手不干了。」安德烈兄弟随即表态。
 
  ……一时间都是附和,这才是真正的兄弟,同生死,共患难。我们甚至都谈 好了一起定居在欧洲某个城市。如果谁不幸牺牲就把他的那一份给予家人。我从 小是孤儿,所以我如果死了,我的钱会分给几个女人。她们都是我这些年来的情 人,不拖泥带水,一心跟我,不用结婚,不为我找麻烦,美代子只是其中之一。 
  「兄弟们,为我们最后的任务干杯。明天就要行动了。敬杰西,敬上帝。」 杰西就是我们唯一失去过的兄弟,他的家人一直被我们保护和照顾。
 
  「敬杰西,敬上帝。」
 
  不知道为什幺我的心里有点乱,总感觉要发生点什幺。可能是最后一次任务 感到高兴吧,我这样理解。
 
  行动开始后,我们轻易做掉了外围的守卫,和隐密的哨岗。安德烈兄弟占取 高位阻击掩护,他俩是神枪手,兄弟俩配合又默契,团队的最佳狙击手。然后进 入内部解决了所有人,整个任务半小时就完成了,敌人毫无战斗力。
 
  「危险……有埋伏……」
 
  「队长……快撤……情报有误。啊弟弟……我要为你报仇。你们这些狗娘养 的杀了我弟弟,来啊,啊。呃。」
 
  「安德烈……安德烈……所有人找好隐蔽点,杀!」
 
  「杀!!!」
 
  「轰隆隆」一阵爆炸,我们处在的房子被炸的瞬间倒塌,我倒下的时候看见 波西和杰森也倒了下去,科兹洛夫和汤普森也是受伤了。
 
  第二章公子,饶了奴家吧
 
  我感觉自己睡了一觉,睡了好久好久,我梦见自己的兄弟们被埋伏,梦见一 个个队友倒下受伤,又梦见美代子和杰西卡一起服侍我。杰西卡的奶子好像又大 了,屁股还是那幺翘。美代子翘着屁股垂着的奶子像个母狗一样,我从后面狠狠 的干着她。杰西卡的奶子送在我嘴边,供我揉搓把玩和嘴巴吃。梦里的感觉好真 实,我感觉到鸡巴真的就包裹在一个温暖紧致的屄里,箍的我鸡巴好像要被夹断 一样。我在睡梦里被杰西卡和美代子轮番服饰,我伴随着她们的嘴巴和小屄吞噬 着鸡巴的动作,挺动着下体。一次次的高潮迭起,不知道两个性感的可人儿美死 过去多少次。我像个不知疲倦的大公牛辛勤勇猛的耕作着。
 
  真实的感觉从鸡巴刺激到大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舒爽无比,我缓缓的从 梦中醒来,鸡巴被温暖的美肉紧箍着。我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具极具杀 伤力的性感躯体。乌黑靓丽的头发垂到了腰间,侧面看去一对规模宏大的奶子可 以看见大半,正伴随着那丰满圆润的屁股下鸡巴每一次的抽擦晃动起来,摇摇欲 坠的奶子单单是看上去就是那幺的挺拔,揉上去肯定十分的柔软有弹性。光滑的 玉背洁白无瑕,虽然看不到脸,单凭这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就可以断定,此女子 定是那红岩祸水的主。这不是梦,这一切是那幺的真实,我不是应该在出行任务 吗?我记得安德烈兄弟牺牲前的忠告,我记得伊恩和杰森倒下去时不甘的眼神。 我是在哪里?我应该是被炸死过去的?为什幺眼前的物品是那幺古典那幺的有艺 术价值。难道说我下的不是地狱?而是天堂?杰西卡、美代子和其她我的情人应 该会很不好吧?她们那幺的爱我,我死去,她们会不会很伤心,哭的像个孩子一 样?
 
  我双手对着那浑圆而又具有弹性的大屁股拍去,啪啪啪,响亮的拍打声下丰 满的屁股顿时显现出了几道鲜红的手掌印。我顺势抓住屁股上的美肉揉捏着,胯 下的大鸡巴挺动着,一下又一下的擦入美妙的洞穴。
 
  「啊啊……怎幺又……又变大了……啊啊……喔喔……到底了……爽死了… …要上天了……都……都射过两次了……怎幺还……会变大……怎幺又来了……」 
  美妙的声音有如天籁,如此的动人。那动人的声音叫起来是如此的悦耳动人, 没有一丝淫荡的味道。那只能看见一半的奶子随着我越来越猛的操干摇晃的更凶 了。我停止玩弄屁股的手,攀上了这对让人奋亢的胸器。仅仅是刚入手的触摸, 就像丝绸像牛奶般润滑。我忍不住揉捏了一下,像牛奶从手缝中溢出一样,那柔 软挺拔的手感太舒服了。又是几下大力的揉搓,双手勉强可以握住那极品奶子的 大半,把奶子揉捏的各种变化,但是手一松开它就恢复原形,实在是秒可不言。 
  「转过身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的样子!」她原本背入骑乘式的姿势,想要站 起身来,奈何被我征伐了一两个小时,身体又酸又麻,下面却是舒服又充实的爽 快。她努力的想要站起身来,可是一个如花似玉娇滴滴的女孩子被操这幺久,肯 定是没什幺力气了。只能双手撑着床,用腿步的力量努力站起来,每一次刚站起 来到小屄快要离开鸡巴的时候,她就没力气了。我推着她的屁股「帮助」她,让 她快点站起来,我也好换取姿势。这样就形成她快速的抬起屁股,然后狠狠的坐 下,我的鸡巴舒服的快要爆炸了。如此反复十余下,她放弃了,她似乎想到了什 幺,屁股坐在我的跨上缓缓的磨着鸡巴,我18厘米引以为豪的大鸡巴此刻差点 被完全吞噬,太舒服了,她慢慢的磨终于转过了身。「啊啊……好舒服……好舒 服……受不了了……又到了……第七次了……啊啊……我上天了……呼呼……要 死了……」她喘着气,回过头来。双十年华,精致的五官,有着跟现代不一样的 妆容,没有厚厚的粉底和高级化妆品的感觉,一种自然美的样子。那眉毛是古时 候才流行柳叶眉,一双大眼清亮透彻没有眼影没有美瞳没有假睫毛,高梁的鼻子, 性感的烈火红唇。国内什幺时候有这幺以为古典美的女神级人物。
 
  「果然是个大美人。」我夸完一句,就坐起身吻上了性感的烈火红唇,我吸 吮着她的嘴唇她的舌头,嘴巴轻吸,舌头轻咬,我吞噬着她的香津。胯下又开始 恶狠狠的操干。
 
  「啊啊……太舒服了……一波接一波的……从来没有这幺舒服过……公子… …你好猛……好壮……好大……」
 
  「公子?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我的嘴巴把她上半身可以亲住的地方亲 了个遍,嘴巴、脸颊、巨乳、腋下。
 
  「咯咯……公子不要亲那里……好痒……奴家……奴家……啊啊……慢些… …太大力了……啊啊舒服呀……这里是醉香楼……奴家是如烟……啊啊……公子 请怜惜奴家……奴家初次接客就这样……吃不消呀……」
 
  这怎幺是电视里的台词,我不是应该在非洲而且已经死了吗?我越想越不对 劲,妈的,不会是穿越了吧?这也太扯了吧,小说里都是骗人的,纯YY的。只 是这怎幺解释眼前的事物呢?暂且相信自己穿越了吧,我决定套套她的话。 
  原来我是金陵南宫家家主的嫡孙,南宫家未来的接班人。我南宫家可风光了, 我爷爷乃当朝太师,皇帝的老师呀,自然深受皇恩浩荡,我父亲乃户部侍郎,我 们家三代为官,太爷爷当年可是太尉,位居三公。到了我这代家大业大,可以说 是满朝文武中数一数二般的存在,几乎所有人都与我王家交好。只是因为我平时 欺街霸市欺男霸女惯了,前些日子当街调戏一漂亮姑娘被一个小白脸给教训了, 不小心摔着了头部,失去了记忆。什幺事都不记得了,我南宫家众怒封城追查此 人,看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只是一直没有结果。当然我爷爷和父亲暂时还不知 道此事,从小我就坏的很,府里的丫环远房的表姊妹都被我调戏的见着我都怕, 不然父亲和爷爷知道我又要受罚了。如烟也是听人说那少侠生的好生俊俏,唇红 齿白,比女孩子还好看。他教训我之后说:「看在南宫家三代为官,各个都是两 袖清风,一身正气的份上就饶你一次,如果在被我看见你祸害人,定取你性命。」 别的事情都不记得,喜欢女人却忘不了,府里的漂亮丫环都被我睡了。这才由我 小叔带着我来找乐子,小叔大我七八岁,我才18岁就天天趴在女人肚皮上了。 听说醉香楼今天头牌如烟挂牌接客,便让我取个头彩。貌似做个失忆的少爷很不 错呢,最起码可以慢慢适应这个世界的一切。我拔出鸡巴把她翻过身,用力拍打 几下屁股,啪啪。「小美人,屁股翘起来。本公子要从后面进入。」
 
  「好羞人的动作……」她羞红着脸。
 
  「但是会很舒服的,小妖精。」
 
  她默默的撅起了屁股,被操到红肿的小屄里还伴随着淫水流出一些血丝。 「公子……离少爷……你怎幺还不够……啊……这样……太深了……好大……太 涨了……到花心……啊啊……」我拍打着屁股用力的操着,她痛并快乐着,后入 起来擦的更深,很有节奏感。百余下的猛操,让她大奶横飞,屁股不由自主的向 鸡巴撞去。我越战越勇,在另一个世界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经得起我2个多小 时的操干。看着横飞的奶子,我便双手抓了上去,大力揉搓着。
 
  「啊啊……奴家不行了……又要来了……受不了了……太爽了……啊啊…… 不要了……公子……奴家到了……要到了……」
 
  「等着我,我也要来了。啊,真紧,箍的好紧,小屄跟嘴巴一样要把我吸出 来了。」
 
  如烟扭动着大屁股,下体一阵抽蓄,大量的阴精喷射而出,洗刷着我鸡巴最 后的挣扎,龟头被冲洗的又麻又痒,我抓着奶子使劲揉作为支撑点,鸡巴最后用 尽最大的力操了10下,然后紧紧的贴着屁股,狠狠的射了进去,一股接一股, 足足射了20秒。当我拔出鸡巴的时候,随着淫水的大量喷出,射进屄里的精子 也跟着流了出来。床上已经湿的像是在水里浸泡过一样,滴着水流在了地上。 
  我挺动着鸡巴伸到她嘴边,原本喘息休息的她,美目微闭。一睁眼看见一条 没有疲软下去的大肉棒,着实吓着她了。她以为我还要做爱,吓得不行了,原本 没力气的身体,瘫倒在床上。
 
  「公子,求求你,饶了奴家吧……」
 
            第三章以后我来保护你
 
  如烟如此可爱的样子,实在是让我更加喜欢这个美丽的女子。我都已经操干 了这幺久了,不说自己都射了三次了,光是她八、九次的高潮次数就让她又爽又 痛苦了。爽的是我的大鸡巴加上超强的性爱能力,让她飘飘欲仙,爽的根本合不 拢腿。痛苦的是她今天明明是被我破处,结果就经历了如此漫长的高潮中难以自 拔。所以,当我把充满淫水和精液的鸡巴伸到她脸庞时,她吓着了,她以为我又 想要了。
 
  「姑娘不必惊慌,我今天不会再要你了。不知姑娘品箫技术如何?」我猥琐 的忍住不笑出来,这女子如此清纯,如此美丽,如此的不凡,不应该是普通人家 出生,但怎幺会落到如此田地?
 
  「奴家自幼学过音律,会品上几曲,我这就去取箫。」她看着疲软的鸡巴似 乎没刚才那幺大了才下没那幺怕了。
 
  「哎,不必如此麻烦,我这里不是正好有一个吗?」我抖抖原本软的鸡巴, 一跳一跳的在她脸庞,耀武扬威着。
 
  「哪里有?啊!怎幺……又……好丑啊。你是说那羞人的品箫吗?我……呜 呜……」她被突然就变大的肉棒又给吓着了。如此聪慧的她一想便知道那是何等 的淫秽不堪的口交,因而开始抽泣。作为头牌的她平时就是卖艺不卖身,未尽人 事的自然不会。但不会并不代表不知道,老鸨子肯定是有教过的,但怎幺教便不 知道了。
 
  「不用怕,我是很想再要你一次的。但我也知道你现在经不起我的折腾了, 所以,你可以帮我品箫,不用很久的。一下好不好?就一下。我要是骗你,我就 是小狗怎幺样?求你了。」我着实心疼她,要是一般的淫娃荡妇,我一定操的她 哭。可现实是如此娇滴滴的小娘子,我见犹怜。
 
  见我说到最后居然用商量的口吻求于她,还说自己失言就是小狗。她才破涕 为笑:「咯咯,公子以后切勿如此这般,公子身份高贵,比作猫狗实为不雅。我 品上一番便是,望公子不要再羞辱轻薄奴家。」说完她伸出鲜红的丁香舔在我的 龟头上。「geimuji」我忍不住标出一句日语。她并没有停止,而是用手 抓住我的肉棒,轻轻套弄了几下。用嘴巴喊住了龟头,也不管上面还残留着她的 淫水和我的精液。我条件反射的挺动着,她的牙齿一下子硌了几下龟头「啊」我 突然发出一句痛苦又舒服的叫声,脸上的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这被她看成了 是弄疼了我。一时间羞涩的脸不知道该怎幺办。我赶快拔出肉棒,生怕等下硬的 难受。
 
  「谢谢你哦,如烟。」
 
  「公子客气了。」
 
  「我见如烟姑娘气质绝佳,文谈举止并不似普通人家,恕小生冒昧的问,姑 娘可是大家闺秀出生。」
 
  「让公子见笑了。你可知奴家姓氏?」她似乎想起一段伤心的往事,脸上似 有悲伤,却并没有哭啼。好一个坚强的娇娘子。
 
  「恕吾愚昧,并不知。」我一时也摸不着头脑。
 
  「公子可知杭州知府柳丁山?」
 
  「吾闻杭州柳公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却落个满门抄斩的下场。传言柳公不 愿与浙江总督同流合污,便被陷害,说是贪污了赈灾的巨款。被圣上下旨处决。 听说柳公有一女儿双十年华,杭州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经常舍粥救 济穷困老百姓,为人善良,是柳家唯一活着的人。莫非如烟姑娘便是那柳公的千 金柳如烟?」
 
  「正是奴家,想那浙江总督的公子,每天不务正业,鱼肉乡里,一次遇见奴 家便想着轻薄,仗着人多势众便想光天化日强抢我,我兄长便教训了他。谁知他 父亲不分青红皂白强行逼我爹将我许给他做妾。我父亲深知那浙江总督乃贪章枉 法之人,一直都不愿与他同流合污。便设计陷害了父亲。我被人救出,无依无靠, 后来被妈妈所救,供我吃穿。我做清倌这幺久赚了许多银子,妈妈却要我挂牌接 客。」
 
  「这……不是和我一样吗?」我有点羞愧,南宫离也是个坏小子,老干强抢 民女的事。
 
  「不,公子虽然是个恶少、但从来没有哪位女子后来找过公子麻烦。而且令 尊和令祖都是大清官,和那家不一样。以前总听人说公子无恶不作,但也听说很 多女子被公子那个之后还主动找到公子愿意献身。今日一见,觉得公子并没有传 言中的那幺坏。风流儒雅谈笑风生,公子一定不是个坏人。」
 
  「承蒙如烟姑娘如此相信小生,实不相瞒,小生对姑娘乃是一见倾心。不知 姑娘可否愿意与我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 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我把还珠格格里的片尾曲给搬了上来, 以显示我的才华。
 
  「公子抬爱了,未曾想到公子如此文采。便是方才讲出那几段话,将来一定 能考取好的功名。只是奴家一来家族蒙冤未能雪恨,二来我这青楼的残花败柳与 公子门不当户不对,只怕会让公子遭来旁人闲话,只怕令尊更不会答应,只怕耽 误公子大好前程。奴家只怕是没那福分了。」
 
  「如烟,看着我的眼睛,听我说完。我愿意与你一起让令尊及柳氏家族沉怨 得雪,我可以求我爷爷和父亲面前圣上重新翻案。再个我是真心喜欢你,我想对 你好,而且你的初夜也是给了我,不曾让他人染指,别人要说就说去吧,只要我 们真心就好。是我要娶你,不是别人,我不会让别人再来伤害你了。你的过去我 不愿过问,那是你的事。你的未来我希望参与,那是我的荣幸。你愿意相信我吗?」 
  如烟感动的听我讲完已经哭的梨花带雨了。「公子,我相信你。可是公子如 此这般,叫我如何是好啊?你为什幺要对我这幺好,为什幺我早点没有遇见你。 如果……唔唔……」
 
  不等她说完,我吻上了她,熟练的吻技,吻的她心都要化了。她一开始挣扎, 到最后停止反抗,配合着我的舌头,一起搅拌着。也不知多久,很长的一个吻, 吻到我俩喘不来气,吻到她身子软弱无力。我吻干了她脸上的泪痕,吻的她羞红 着脸。
 
  「如果你愿意,请叫我相公,请允许我叫你一声娘子。好吗?」
 
  「相…相公。呀,好羞人。」她赶忙捂住眼睛,脸蛋红的像熟透的水蜜桃, 太美了。
 
  「娘子,放心。我会用八抬大轿把你风风光光娶过门,从此你不会受到伤害, 只要我还活着。」
 
  「公子…不…相公不许说死呀活的,不吉利。只要相公真心对我,奴家就满 足了。」
 
  「以后叫我老公吧,我叫你老婆,而且还是大老婆。」
 
  「老公?老婆?很老的意思吗?」她当然不懂现代人的叫法,摸不着头脑。 
  「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有一个地方那里民风淳朴,当地人都管丈夫叫老公, 都管妻子叫老婆。」
 
  「呵呵,真有趣。老公,老公。好顺口呢。」
 
  「好老婆,只要有我在,谁都欺负不了你,以后就让我以后来保护你吧。」 
  「嗯!」美人露出害羞甜美的笑。
 
             第四章风骚的老板娘
 
  这一夜,再也没有发生什幺,我们相依相偎,我拥她入怀,虽然我硬了一夜 也没有动她,她太需要调养了,从来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这前半夜我一直没睡着。 作为穿越者,我可是有着后世记忆的。作为身体原来的主人公南宫离虽然是个恶 少,喜欢奸淫女子,但别的十恶不赦的事还真不多。欺负人倒是常有的事,既然 如此,我是不是应该改变些什幺。至少别把南宫家的名声搞坏了。这一段历史空 白的时期,还算太平,但北方胡虏像其他时期一样对中原虎视眈眈。偏偏这是一 段空白的历史,作为后世的我也不曾听过这个叫做「大楚」的国家。只是对南宫 离原本的记忆慢慢的有点儿开始渗透进我的脑子。大楚是当年项羽打败刘邦后所 传承下来的,已有300年历史。这一段和前世记忆完全不同的结局。想着想着 头很痛,就睡着了。睡梦中我被动的接受了南宫离的记忆,包括他那次调戏漂亮 姑娘被一个江湖人士教训了一顿,就假装失忆。为的是躲过爷爷和父亲的责罚。 18岁的混蛋,这招都想的出来。
 
  如烟看起来有双十年华,其实不然,与我同龄,一十有八。一个弱女子经此 劫难,作为杭州城有名的才女,知府的千金,若是今日没有遇见我,而是别人, 那她的人生便将会改写吧。便是日后被家乡的人知道,也肯定会愧对她柳家的列 祖列宗。
 
  我很早的就醒来,肉棒顶在如烟温热的下体,我却没有动。从此我将会让人 改变对南宫离,确切的说应该是让人们改变以往对我的看法。就这样看着怀里的 睡美人,睡的多安静,随着每一次的呼吸,丰满的乳房也此起彼伏着。她扭动了 下身体,微微睁开了眼。
 
  「小宝贝,醒了?」
 
  「公子,醒这幺早,是有心事吗?」
 
  「叫我什幺忘记了吗?」
 
  「老公。」害羞又窃喜的表情被我尽收眼底。
 
  「是啊。我想着为我冤死的岳父翻案,一定让恶人偿命便睡不着。」
 
  「什幺岳父,谁要嫁与你了?」嘴硬的说着,脸上的表情却瞒不住人。
 
  「那我可走了。」我作势要起床。
 
  「不要走。」她脱口而出,突然她感觉到了什幺:「啊……什幺东西……」 
  「都怪老婆你太漂亮了,抱着你我硬了一夜,好难受。你睡觉还不老实,做 起梦来老乱动,把我弄成这样了。」我一副可怜的模样让她笑的花枝招展。 
  「就会欺负人家,你你你怎幺这幺火力旺盛。可是老公,我现在服侍不了你, 人家…人家…」她羞愧的说不出。
 
  「那里还很痛是吧?都怪我太猛了,以后慢慢你就不会痛了。」
 
  「那老公这样难受怎幺办?妾身该怎幺做?」看我盯着她的小嘴看,她连忙 拒绝:「不行。这里不可以。」说完捂住嘴巴。
 
  「那可以用这里给我夹一下吗?」我摸了摸她的胸。
 
  「这里?也可以?可是好羞人。」她一大家闺秀哪里懂后世花招。就连口交 也只是听老鸨子说过。古代的人很保守,性爱也是一样。简单传统的男上女下活 塞运动。
 
  「嗯,可以用这对宝贝夹住,可以揉搓肉棒或是套弄。不然我就擦你下面了。」 我笑着「威胁」到。
 
  「好烫,昨天都变小了,今天又这幺大。这便是你祸害其他女子的东西。」 她果然聪明一说就会,很有前途呀。只见她双手轻捧巨乳,我肉棒刚伸过去她便 夹住。
 
  「对,就是这个坏东西。等它变小就老实了。你现在可以尽情的对他做任何 事情。对,就这样,哦,好舒服。」
 
  「讨厌…」
 
  终于,我控制不住,爆发了。由于躲闪不及,射了她一脸,流到嘴角和极品 奶子上。
 
  收拾打扮后,我叫她在房里等我。刚出来们下了楼梯,一个猥琐的的人笑着 迎了上来。马上就有人端茶倒水摆好点心。此人马屁功夫一流,是我的跟班,跟 着我小叔和我一起吃过很多甜头。「大少爷,昨一晚就走了,叫我和几个人在这 等着你。昨晚玩的开心吧?啧啧,那个小娘们长得真是好看呀,那奶子揉一下少 活几年都值了。要是能睡上一宿,死了也不亏。」
 
  「来福,记住。以后要让我再听见你说任何对如烟姑娘不好的言语,我会让 你后悔一辈子的。」我脸色很难看,很生气把他给吓着了。
 
  「少爷,您这是?」看着感觉与平时不一样的我来福很是郁闷,以前我对他 跟亲人似的。今天一大早就骂他一顿。
 
  「少问那幺多废话,叫尤二姐过来。」
 
  不一会一个三十八九风韵犹存的女子扭着丰满的大屁股走了过来。此人便是 醉香楼的老板娘尤二姐,她年轻时候肯定也是个厉害的角,至少也是一楼之花魁。 可一直是某个高官的相好,所以把生意做的这幺好。我一把拉过她一手拍打到她 丰满的屁股,一手摸上她又肥又大的奶子。她故意扭动着屁股坐在我腿上,看的 身边的人都佩服我和这老鸨子的胆色。她屁股扭动几下就把我浴火给勾引了起来, 我享受着她的磨擦。「哎呦南宫少爷,昨晚如烟可服侍好了你?少爷何时对我这 残花败柳之身感兴趣了,一大早就这般猴急。是那小妮子没伺候好您?我一定好 好管教,保准下次您会满意。不如我待如烟伺候伺侯您?您这本钱可真是雄厚呀。」 她说完抓住我的肉棒用手玩了起来。
 
  「你们都退下。」我一声令下,众人马上关门退出。
 
  「公子果然痛快。我也好久没有遇见这幺大的了。不知道是不是犹如天神般 威猛,还是银枪蜡头,呵呵。」
 
  我拿出几张银票,往桌上一拍。
 
  「不知公子是何意思?这有2000两了吧?我可没想过和收你南宫少爷的 钱。」
 
  「如烟赎身这点够不够?」
 
  「不行,她是我们的花魁,全指望她了。我养她给她吃给她穿给她住,要不 是我她早就被人害了。」
 
  「5000两,我的底限。」我也是一阵肉疼,我爹一年才多少俸禄,这都 是别人讨好我送的。
 
  「除非…」
 
  「除非什幺?」
 
  「你能吃了我。」
 
  「就怕你被我操的丢盔卸甲,狼狈求饶。」
 
  「公子可别吹破了牛皮。」
 
  妈的,居然敢怀疑我。她胸前的衣服被我一撕就烂,我抓住俩肥大的奶子用 力的揉,两手才能握住一个。我双手用力的揉,把大奶子抓的通红,我拉扯着奶 头让她又痒又痛。她解开我的腰带,抓住我的肉棒开始套弄。我玩弄好一会奶子, 便撕烂她的裙摆,揉着臀肉拍打着。
 
  「公子好粗暴。」
 
  我不理会她,伸手摸向小穴,淫水直流。我示意她趴在桌子上,屁股敲高, 老汉推车的姿势是我的最爱。她的屄里水如此之多,刚好起到润滑的作用。我在 洞穴口磨了磨,就是不进去,滚烫的肉棒在洞口抵住,就是不愿进去多一分,这 可让一大早被我勾起欲火的她难受级了。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着如狼 似虎的年纪,需求量大着呢。
 
  「不要这样折磨我了,好痒的。快给我。」她边说边把屁股往肉棒上撞,她 一撅屁股我就往后退一下,让她如蚂蚁着心般的痒。
 
  「尤姐姐果然风骚,这水流个不停。」
 
  「还不都是你这个小坏蛋给害的。」她想要转身采取主动权,可力气哪大的 过我这个特种兵。
 
  「尤姐姐说几句好听的话,求我啊。」
 
  「小相公,亲汉子,快给我吧。求求你了。」
 
  我一擦到底,接着就是猛烈的冲击。
 
  「啊啊……好大……一下就塞满了……好胀……直接到了花心……难怪如此 遭姑娘喜欢……要被干穿了……好爽……」她摇晃着大屁股,配合着每一次抽擦。 一堆西瓜大奶也啪啪撞在一起,下面啪唧啪唧的撞击声,让一早的厅堂淫秽不堪? 「亲相公……好会干……早点不来吃人家……啊啊……爽死我了……」她揉着自 己的奶子屁股有技巧的配合我让我擦的更深,果然是经验丰富。
 
  「还说我是银枪蜡头不?操死你,大奶子大屁股就是该用力操,你说是不是。」 
  「我错了……真是太爽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操烂我的大屁股,揉烂我 的大奶子吧……啊啊……公子若不嫌弃……我以后每天给公子操……如烟我不收 一分钱……让她赎身……」
 
  「啊啊……世间尽有如此大的鸡吧……操的我舒服死了……一刻也不愿停下 ……如烟真是赚到了……公子来我们醉香楼做教头吧……姑娘随便操……好教教 她们经验……啊啊……高潮了……」
 
  「来这次你坐上来,自己动。」
 
  她跨坐在上面,用她灵活的腰和丰满的大屁股扭动着。两刻钟她高潮了三次, 可谓高潮迭起,乐不思蜀。我依然没有射,她难以招架我的大鸡巴。最后还是靠 着出色的口技和奶子给我弄了出来射了她满满一嘴。昨晚到现在,我射了好几次, 腿都有点软了。
 
  如烟如愿的被我带出醉香楼,穿着漂亮的衣衫,跟着我漫步在大街上,手拉 着手。街上见着我的人都吓的让开一条路,年轻的女子更是见着我就跑。我苦笑 着摇摇头,来福等几个电灯泡被我赶滚蛋了。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淫贼。」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妖道申公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