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暗黑玄幻 欲劫]

[暗黑玄幻 欲劫]

添加:2017-06-13来源:人气:加载中

字数:8200
 

            【32凤舞客栈失身】
 
  红色的衣裙,白色的衣服,粉色的亵衣,白色的内裤,青松子一边狂吻一边 脱掉包裹凤舞娇体的衣服,裤子,随便扔在地上,随即将她推到在床上…… 
  凤舞没有丝毫反抗,全身赤裸着往床上躺下去,她眼神空洞悲伤,媚眼充满 泪水,默默无声流着泪,樱唇被吻得微微红肿,绝色妩媚的脸庞,脸色红润,布 满泪痕……
 
  青松子见状越看越愤怒,连忙脱光衣服后,上床趴在凤舞的娇体上,一只大 手覆盖饱满的圣峰,用力的揉搓起来,一只大手伸到身下,抚摸她的秘处,嘴唇 再次吻着她的红唇疯狂索吻。
 
  虽然凤舞内心悲伤痛苦,完全无法接受,心爱的龙炎竟然一次又一次欺骗她, 去跟自己最好的姐妹凌瑶双修,她自从那次醉酒被青松子污辱后,她已经觉的配 不上龙炎,没有资格继续做他妻子,当青松子告诉她龙炎竟然跟凌瑶瞒着她偷情 时,她完全不相信,不过青松子有次带她捉奸时,她没有进去,但是她听出了龙 炎与凌瑶的声音,而且她在他们没发现的地方看见他们满脸幸福的出来,那一刻, 她知道是真的,但是她伤心一下就因为自己已经被青松子污辱,因为愧疚可以接 受龙炎迎娶凌瑶,她现在悲伤的是,原本对她一直坦诚,从不说谎的龙炎竟然一 次又一次为了跟凌瑶偷情欺骗她,她觉得很伤心,很难过,又很彷徨心慌,感觉 龙炎将要离开她一样……
 
  凤舞没有挣扎,没有迎合,任由青松子索取,乱摸乱亲,毕竟被青松子威胁 告诉龙炎,因为害怕失去心爱的人,从而被逼接受,并且约定了在离开前每天跟 他双修一番,虽然凤舞此时脑海全是龙炎,内心很伤心,难过,但是传来的阵阵 异样感觉,她想控制,却没有效果,娇体本能还是做出了反应。
 
  青松子感觉手中软绵绵的樱桃,慢慢变得坚硬坚挺,抽插干燥秘处的手指, 感觉有淫液流出,占湿了手指……,下一秒,青松子收回双手,此时他内心异常 不甘心,愤怒,他不想继续玩弄倾慕的凤舞,他要立刻占有她,合为一体,于是, 他大手捉住垂直的性感修长双腿,抬起分开,调整一下身体,提着坚硬坚挺的阳 具对着只是里面有些湿润的秘处口挺过去……
 
  「嗯,。」脸色红润,满脸泪痕的凤舞,猛得仰头,脸色瞬间艳红,媚眼全 是泪水,流着泪,眼神空洞,悲伤,红肿的樱唇微张,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闷哼, 接着清楚感觉空虚的秘处通道,被阳具塞满,异常充实……
 
  青松子感觉阳具被秘处紧紧包裹,传来舒服的感觉,内心虽然有些兴奋,但 是他还是很不甘心,很愤怒,因为他想完全得到凤舞的身心,现在虽然得到了身 体,但是因为已经欢好多次,他已经不满足了,要完全得到凤舞。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随之缓慢的响起,而且越来越快。
 
  「嗯。。嗯……」凤舞闭上了全是泪水的眼睛,流着泪,银牙咬着下唇不愿 为青松子发出娇吟,但是还是无法控制的发出了闷哼声,感受秘处被阳具抽插, 乳房被揉搓,乳头被吸吮,传来阵阵酥麻,酥痒,美妙的快感,娇手忍不住紧握 被单,强忍死也不愿发出娇吟声……
 
  青松子感觉到了凤舞的意图,于是他吐出口中的香嫩樱桃,埋头在凤舞的脖 子,含着她的耳垂,吸吮起来,「啊,,不要,啊哈,啊啊,啊哈……不要,求 你不要,啊哈,,」当时,凤舞娇体一颤,娇手死死握住被单,但是还是忍不住, 因为耳垂是她的敏感部位,这一刻极度的酥麻,酥痒,,让她脑海都空白一片, 无法忍受的娇吟出来……
 
  就在青松子企图通过欢好获取凤舞的心,边享受边努力,而凤舞在被逼下发 出娇吟,无奈享受时,却不知道打开的房门此时有一个人正在偷看如此血脉沸腾 的一幕……
 
  一炷香后,青松子猛烈的抽插几下,阳具用力往秘处深处顶去,趴在凤舞娇 体上,呼吸粗喘,满脸红润,享受……
 
  与此同时,凤舞仰着头,闭着眼,流着泪,红肿樱唇半张,娇手变成爪子撕 划着被单,娇吟道:「啊啊啊,不要,,唔,,啊……」
 
  几个呼吸后,青松子暂时得到了发泄,但是他反而越发觉的不甘心,他抬起 头看见凤舞始终闭着眼睛,不愿看他一眼,这一刻,他满脸狰狞,愤怒,他挺直 身体,拔出阳具,看见凤舞依旧不为所动,他没有出声,下床拿起衣服就穿上, 来到窗前打开窗口,回头看了一眼眼睛紧闭的凤舞,他没有说话,跳出窗外,往 回飞去……
 
  几个呼吸后,打开的房门进来一位身穿金黄色华丽衣服,身材发福,挺着一 个大肚腩,满脸红润,肥头大耳,头顶顶着一个地中海,样貌却奇怪的不太难看, 年纪大约有四十出头,一眼看他就知道他非富则贵的人,,此时,发福男子眼睛 通红炽热,满脸淫邪,厚大的嘴唇半张,留着口水,艰难吞咽着,他盯着全身赤 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凤舞,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如果凤舞此时睁开眼睛就会发现发福男子更是这间大客栈的老板,金华,虽 然门关上的声音很轻,但是以她的修为当然听见了,她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她此 时根本不知道青松子离开了,她脑海只是想着心爱的龙炎,完全没有理会其他的 事情……
 
  金华很小心的来到床上,顿时呼吸粗喘,瞪大双眼,阳具坚硬的发痛,此时 他看见一声难忘震撼的画面,只见床上的凤舞,肌肤赛雪,散发诱人光芒,如同 极品羊脂,晶莹剔透的娇手,饱满挺拔,布满淡定粉色指痕的圣峰,粉嫩坚挺, 葡萄大少湿润散发诱人光泽的樱桃,诱惑美得难以形容,平坦的小腹,盈盈一握 的柳腰,修长性感垂直分开的美腿,幽黑浓密的芳草,留着白色精液的粉嫩秘处, 脸色艳红,满脸泪痕,绝色妩媚的脸庞。
 
  金华脑海一片空白,眼前的凤舞既美得如同天仙,赤裸的娇体散发无穷无尽 的诱惑,同时此刻的画面又如此淫荡,让人无比刺激,血脉沸腾,失去理智,一 瞬间金华将凤舞与家中年轻貌美,被那些才子誉为沉鱼落雁绝色美人的第五位心 爱妻子一比,顿时心爱的妻子变成连陪衬凤舞资格也没有的普通女子……
 
  金华瞪大眼睛,眼睛通红淫邪,眼神炽热,满脸通红留着口水,下一秒连身 经百战的他也受不了,流出了鼻血,感受阳具坚硬痛得厉害,艰难吞咽一口,想 到自己在这里有权有势,而且家财万贯,即使事后被追究,他也觉得可以用钱来 解决,甚至有可能买下眼前这位让他神魂颠倒的绝色美人,而且如果错过了这次 机会,恐怕但是他就算身家翻倍也找不到如此绝色美人,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 鬼也风流,于是他不再犹豫,立刻快速的脱衣服……
 
  而这时平躺床上的凤舞,因为紧闭眼睛,完全没有理会其他事情,脑海只是 想着与心爱的龙炎以前一起快乐的日子,她听见了身穿粗喘的呼吸声,但是她以 为是青松子,她不想看见他的脸,而且由于约定她这段时间要满足青松子的需求, 还有之前青松子也试过这样发泄一次离开,然后又回来继续,因此她试过才没有 因为青松子发泄一次而起来离开……
 
  下一秒,凤舞感受双腿被大手捉住抬起分开,内心悲鸣,心想果然如此,她 没有挣扎,只能悲哀的承受接下来的蹂躏……
 
  全身赤裸的金华,双手捉住双腿抬起大张,跪在两腿间,看着紧闭眼睛,流 着泪的绝色妩媚美人,低头看了一眼,还流着一丝白色精液的粉嫩秘处,脸色通 红,满脸兴奋,激动,眼睛瞪大通红,眼神炽热,淫邪,艰难吞咽一口后,深呼 吸一口气,顿时一阵诱人的体香与异味传来,内心不由来赞叹道:「真香……」 
  随即,又感觉阳具更加疼痛……
 
  下一秒,金华将凤舞修长性感的美腿架在肩旁上,低头一手握住坚硬坚挺挣 扎的阳具对着流着一丝丝白色精液的秘处口,然后紧贴秘处口,上下摩擦起来, ……
 
  「啊……」凤舞感受到秘处被阳具紧贴摩擦,知道阳具准备插入秘处内,她 提前娇手紧握被单,控制着不发出娇吟,可是但阳具猛得用力一挺,她猛得仰头, 随即情不自禁睁开眼睛,满脸艳红,难以置信,眼神迷惘,张开红肿樱唇,无法 控制的娇吟出来,她清楚感受到秘处内的阳具,比刚才的要粗大一圈,长度却短 一些。
 
  「啊,。你是谁,,你干嘛,,走开,,」凤舞微微失神后,立刻感觉到不 对劲,她感觉到陌生人的气息,当即低头一看,顿时发现身下之人竟然不是憎恨 的青松子,而是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她当时就惊慌失措,惊呼尖叫……
 
  金华当时就吓了一跳,连忙趴在凤舞娇体上,焦急兴奋道:「美人,不要怕, 我家财万贯,事后我绝对会迎娶你为妻子,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发誓但是我休 掉家中的所有女人,以后只有你一个……」
 
  「啊,,不,,畜生,去死,,」凤舞被压得呼吸困难,听着金华的话,她 悲痛欲绝,又羞怒万分,尖叫一声,就想抬起手拍死他……
 
  就在这时,金华双手连带凤舞的娇手紧抱她的娇体,看着绝色妩媚的脸庞, 兴奋激动无比道:「美人你夹得真舒服,下面虽然刚才被人干了一次,不过还是 如黄花闺女那么紧,美人放心,我床上功夫不错,绝对让你欲仙欲死的,到时你 就舍不得离开我了,美人我来了。」
 
  金华说完,就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随之 响起,。
 
  「啊,,。不,,啊啊,,停手,,啊啊,,救命,唔,……」凤舞生不如 死,想要抽出娇手,可是被紧紧抱着抽不出,于是她就想运转灵力震飞他,却因 为秘处被抽插,传来比之前青松子抽插,更加舒服,酥麻,酥痒的快感,刚提起 的灵力就消散了,她顿时尖叫求救,可惜刚叫一声,就被金华厚大的嘴唇封住疯 狂索吻……
 
  「唔唔,,唔唔,,。」凤舞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陌生人炽热兴奋的眼睛, 感受秘处被快速抽插传来比龙炎与青松子欢好更加舒服,酥麻,酥痒的快感,流 着泪,生不如死,想挣扎也挣扎不了,只能被动承受被陌生人娇淫,,她没想过 以她的实力,竟然在种种情况下,因为悲伤没有留意,竟然被一个普通人趁机娇 淫……
 
  这时,另一边,青松子满脸狰狞的来到凌瑶的房门前,没有出声,粗暴的踢 开房门,进去后发现房间空无一人,于是就想去寻找龙炎,不过随即细想,真是 这样他可能与凤舞再也没有机会双修,因此沉思一下,他最后决定了,离开房间 就往一个方向飞走了。
 
  ……
 
  「唔唔唔,,唔,,」凤舞瞪大眼睛,生不如死的流着泪,秘处传来的极度 快感,让她浑身无力,根本挣扎不了,只能被动的承受这一切,她左右摇着头, 想摆脱金华的疯狂索吻,可惜金华的头也跟着摇摆,而且没几下还被他捉到机会 含着娇舌吸吮,,「啪啪啪,」,「啪啪啪啪」抽插撞击声几个呼吸就从快速变 成了猛烈。
 
  金华眼睛通红,眼神炽热,兴奋激动,这时他简直幸福得快疯了,清楚感受 阳具被身下绝色美人秘处紧紧包裹,紧窄的秘处如同处子般那么紧,他清楚感受 随着他的抽插,秘处内流出大量的淫液润滑阳具,品尝着美人香嫩的樱唇,吞咽 甘甜的唾液,身经百战的他,此刻如同新手,根本抵抗不了凤舞娇体的诱惑,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唔唔,唔唔,,唔,,,呜……」 凤舞感觉抽插秘处的阳具突然停止,然后用力一顶,顿时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当 时就拼命想挣扎,可惜没有力气挣扎,最后她绝望了,因为她清楚感觉秘处内的 阳具,喷射出大量烫热液体……
 
  仅仅两个呼吸,刚高潮的金华又开始快速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再次响起……
 
  「唔唔,呜,唔唔,,」凤舞流着绝望生不如死的泪水,红唇被封,娇体被 紧抱,只能被动承受着,让她生不如死的快感……
 
  「啪啪啪,」,,「啪啪啪啪」
 
  半柱香后,凤舞脸色潮红,眼神生不如死,悲痛欲绝,终于好不容易摆脱金 华的嘴唇,连忙痛不欲生,绝望尖叫道:「啊啊啊,不要,停手,,啊啊,。求 你不要再,,啊啊啊,,不,啊啊,,我不要,啊……」可是还没等她说几个字, 娇体无法控制的痉挛起来,脑海一片空白,全身无比舒服,……
 
  「啊,,美人,你夹得好紧,好舒服,哦,,」金华感受秘处忽然用力夹住 阳具,快速收缩,接着喷出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在阳具上,顿时忍不住发出舒服 的呻吟……
 
  凤舞高潮后,整个人如同失去了灵魂,眼神暗淡,空洞,媚眼流着泪水,放 弃了挣扎,脸色潮红,面无表情,张开红肿的嘴唇,发出诱人的娇吟道:「啊啊, 啊哈啊哈……啊哈,。啊啊,。」
 
  又过了片刻,金华才感觉凤舞真的放弃了挣扎,于是他更加兴奋激动,松开 了娇体,大手刚按在饱满的圣峰,还没等他感叹,忽然房间响起青松子的怒吼: 「啊,,我要杀了你……」
 
  青松子快速来到床前抬起就要一巴掌拍死金华,就在金华满脸恐惧,以为死 定时,竟然一只晶莹的娇手拍开了,青松子的大手。
 
  青松子满脸不可思议,扭头一看,发现脸色殷红,满脸泪痕,面无表情,媚 眼泪水汪汪,流着泪,眼睛暗淡,空洞倾慕的绝色妩媚凤舞,眼神憎恨的看着自 己,他忍不住低吼问道:「为什么??」
 
  凤舞憎恨看着他,狠狠道:「没有为什么,因为他比你厉害,你给我滚出去, 不要妨碍我们……」最后她尖叫道。
 
  青松子完全无法接受,怒吼道:「不,,我不相信你是那种女人……」,然 后再次扭头,抬起手怒吼道:「淫贼,你给我去死吧,。」
 
  「啪」的一声,凤舞再次阻止他的大手,然而青松子继续出手誓要杀了金华。 
  「啪」,「啪」,「啪」凤舞连续挡了三掌后,娇怒道:「青松子我告诉你, 你要是杀了他,我就死在你面前……」
 
  青松子闻然,暴怒无比,转身看着她低吼道:「凤舞,你……」可是没等他 说完,凤舞快速的点了他的穴道,让他定住不能动,不能说话。
 
  凤舞憎恨的看着他,狠狠道:「这一切都是你害得,你不是威胁我,无非就 是想得到我吗,现在我让你亲眼看着我如何跟其他男人欢好,我看看你还要不要 ……」
 
  说完,凤舞看着满脸恐惧的金华,娇声道:「还愣着干什么,你刚才不是很 卖力的吗,继续啊……」
 
  金华早就被吓坏了,他完全没想到胯下的美人竟然是绝世高手,这时听见凤 舞如此说,他更加恐惧,哭着脸道:「女侠饶命,我所有东西都给你,求你放过 我……」
 
  凤舞闻然,眉头一皱,暗淡空洞的眼睛,随即变成了粉色,下一秒,吓坏的 金华,立刻如痴如醉的看着凤舞,呼吸急促,发出野兽般的吼道:「啊,美人, 我要你,美人你是我的,啊。」
 
  说完,金华趴在凤舞娇体上,埋头在她脖子狂吻起来,大手揉搓她饱满的奶 子,阳具快速的抽插起来。
 
  凤舞憎恨的看着满脸暴怒,狰狞,不能动弹的青松子,娇手环抱金华身体, 脸色艳红,满脸享受,妩媚迷人,张开红唇,发出诱人的娇吟道:「啊啊啊哈, 啊哈,,好舒服,啊哈,。」
 
  「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
 
  青松子内心痛苦万分的看着凤舞,无法动弹只能被动看着,听着……
 
  「啊啊啊,,啊哈,啊哈,。啊。好热,,啊,,」被魅术迷惑的金华猛烈 抽插才百来下就高潮了……
 
  紧接着,中了魅术的金华恢复了过来,看见青松子依旧无法动弹,而且因为 他,还是美人男人的原因下,他异常刺激兴奋,于是,他想到现在已经这样了, 就算不继续也无补于事,因此他也不管后果了……
 
  抬起头看着绝色妩媚的凤舞,大手揉搓饱满柔软的圣峰,兴奋激动道:「美 人,你的奶子真是又大又软,」说完就低头,张口吃下其中一颗樱桃,吸吮几口, 吐出樱桃,赞叹道:「不但如此,美人你的奶子,又香又滑,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说完,他又开始抽插起来……
 
  「啊啊,,」,凤舞娇吟两声憎恨看了一眼青松子,转头看着金华,挺着胸, 樱桃对着顶着他的厚大嘴唇,满脸殷红娇吟诱惑道:「啊啊,。我,奶子好痒, 帮我吸一下,啊啊。」
 
  金华闻然无比兴奋,大口张开,就尽情的吸吮,啃吃凤舞的樱桃,,凤舞当 时眉头一皱,不过她看了一眼青松子后,娇手环抱胸口的脑袋,娇吟道:「啊哈, 啊哈,轻点吸,啊啊,。不要咬,啊好痛,啊,啊啊哈……」
 
  「唧唧唧唧」,「咕噜咕噜」
 
  「啊啊,啊哈,。快点,啊啊,。好舒服。啊啊……」
 
  金华听见胯下美人的呻吟,不由来吐出吸吮得通红的奶头,抬头看着绝色妩 媚的脸庞,得意道:「美人,舒不舒服,,我的命根大不大,喜不喜欢……」 
  凤舞闻然异常羞怒,原本她为了激青松子,才强忍恶心,悲痛欲绝,跟他欢 好,现在他竟然还得意的炫耀,当时她就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满脸通红,羞涩 怒视金华……
 
  金华见状脸色一变,脑海灵光一现,立刻在凤舞耳朵轻声道:「美人,我是 在帮你,我是男人我知道,男人如果听见自己女人赞其他男人的阳具大,他就会 很伤心,很自卑,更可能以后也没脸出现在你面前,还有美人你不够投入,是无 法摆脱他的,只有让他看见你真的在享受那样才让他相信……」
 
  凤舞闻然,羞怒万分,不过随即一想觉得有道理,而且现在已经这个样子, 要是这次能摆脱青松子那也值得,于是她强忍内心的悲痛欲绝,娇手紧握被单, 流着泪,满脸通红,闭上眼睛,娇吟道:「啊啊……啊哈,啊哈,。好舒服,啊 哈……你的阳具好大,好粗,啊哈,我好喜欢,啊哈,。,」
 
  金华闻然,顿时无比兴奋,抬头近距离看着绝色妩媚的凤舞,大手尽情揉搓 饱满圣峰,抽插更加猛烈,眼神炽热,痴迷,激动道:「美人,我的美人,你夹 得好紧,好舒服,。」说完低头吻着红肿樱唇索吻,。
 
  「啪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猛烈响亮……
 
  「唔唔唔,,」凤舞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男人炽热的眼睛,感受秘处被阳具猛 烈抽插,传来阵阵酥麻,酥痒,娇手不由来紧握被单,脑海一片空白,根本无法 思考……
 
  不知道抽插了多少下,脑海一片空白的凤舞,流着泪,眼神迷离,空洞,紧 握被单的娇手,情不自禁抬起紧抱金华身体,被索吻的樱唇,忽然热情的回应他, 「轰」的一声,金华感觉凤舞的回应,脑海仿佛发出一声巨响,整个人脑海一阵 空白,接着,他失去了理智,紧抱凤舞娇体,本能的尽情索取,。
 
  陷入无穷无尽的快感的凤舞,意乱情迷下,忘记了一切,竟然紧抱金华热情 的回应他,樱唇与嘴唇在热情摩擦,舌头与娇舌在交缠,唾液被争夺吸吮,「啊 哈,啊哈,。快点,,啊哈,再快点,啊哈啊哈,用力,啊哈,啊哈,不行了, 啊啊啊,,啊,……」
 
  青松子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倾慕的凤舞,为了报复自己,竟然跟一个发福, 秃顶的中年大汉尽情欢好,看着金华大手揉搓饱满柔软的圣峰,看着他大手一时 捏,一时揉,手指陷入乳肉中,圣峰被揉搓成各种模样,看着他大口吃下樱桃吸 吮,发出「唧唧」吸吮声,「咕噜,咕噜」贪婪吞咽声,,看着修长性感的双腿 架在金华肩旁上,悬浮着,随着每一下抽插摇摆不定,看着阳具完全没入秘处, 随着猛烈抽插粉嫩的秘处,带出白色的混合精液,看着绝色妩媚的脸色潮红,表 情享受,流着泪,看着娇体本能的痉挛,他的心仿佛被千刀万剐,他好痛苦,好 难过。
 
  凤舞高潮后,立刻恢复过来,当即又羞又悲痛欲绝,竟然短暂失去理智,会 跟一个陌生人主动热情欢好,简直让她生不如死,憎恨的看了一眼青松子,竟发 现他流着泪水,眼神心痛,难过的看着自己,这一下,她愣住了,脑海不由来回 想以往的种种,其实她还没有跟龙炎成亲就被青松子表白过不过她拒绝了,即使 这样,青松子知道她跟龙炎在一起,那时还在大陆冒险的他们,好几次青松子都 奋不顾身的保护她,甚至有次虽然轻伤,但是差点陨落了,简直九死一生,而且 青松子他不是没有女人,因为她知道他根本忘不了自己,或者太深爱自己,因此 拒绝了好多女人,始终单身……
 
  凤舞想起每次威逼被他娇淫时,都很清楚感受到他的深厚爱意,但是因为她 不是自愿,因此觉得很恶心,此时看着青松子的眼神,凤舞感受到他此刻比自己 更加痛苦,难过,她知道自己这次的行为是多么的幼稚,不但自己受到伤害,连 一直深爱自己的人也受到了无法想象的痛苦。
 
  下一秒,凤舞眼中的憎恨消失了,变成了悲痛欲绝,痛不欲生,一道看不见 的灵力射向青松子,随即青松子可以动弹了。
 
  青松子流着泪,来到床上,一手捉住还在低头吸吮乳头的脑袋发力,顿时金 华「啊」的痛呼起来,他拉起他的脑袋,一掌拍在他的身上,顿时他整个人往后 退,阳具「噗」的轻微一声离开了秘处……
 
  青松子一手捏住金华的脖子,流着泪,面无表情,眼神冰冷,自责,痛苦,, 金华感觉脖子好痛,呼吸很困难,他满脸苍白恐惧求饶道:「咳咳,,大人饶命, 咳咳我,,」还呢等他说完,青松子一手将他扔在向房门的位置,就在半空中还 没跌落地上,随之「砰」的一声,金华整个人炸开了,附近全是肉碎,献血…… 
  青松子做完后,转身,看见凤舞秘处下的床单大量的精液,知道她逼出体内 的精液了,,他满脸心痛,悲伤的流着泪坐在床上,拥抱坐着的凤舞娇体,道歉 哭道:「呜,对不起,。呜呜,凤舞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威逼你了,呜呜」 
  凤舞紧抱青松子的身体,埋头在他的胸膛,娇体颤抖,凄惨的痛哭道:「呜 呜呜,,呜呜,,青师兄,我好想死,呜呜,,带我离开这里,呜呜,。我不想 待在这里。呜呜呜呜……」
 
  青松子闻然,流着泪,点头道:「好,师兄,带你离开,」
 
  几个呼吸后,房间没有了青松子与凤舞的身影,除了大床,整间房间都是鲜 血,肉碎,床上留下一大片湿润的被单,湿润处一大滩精液……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